成人短视频

2020年8月14日 未分类

苏培盛听了自家主子的话,眼睛瞪得老大,福晋……福晋有身孕了?这……是真的吗?

苏培盛楞楞的看着自家四爷,仿佛觉得他还会说什么似的,哪知道四阿哥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进屋去了。

“福晋有身孕了?”苏培盛觉得自己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了,他没发现福晋这几天昏昏欲睡啊,人家精神着呢,不过既然四爷让他这么回话,他当然不会多言,立即往外跑去,宫里来的太监还在等他回话呢。

四阿哥回到屋里时,靳水月似乎有所察觉,下意识伸了伸手往身旁摸了一下,当碰到了他时,靳水月仿佛安心了似得,又沉沉睡去了。

四阿哥看着她绝美的睡颜,忍不住轻轻摸了摸她的脸,十分心安。

每每看到她在身边,四阿哥总觉得前所未有的舒心。

一想到太子今儿个意图伤害靳水月,四阿哥为自己无法揍他一顿报仇而感到郁闷和愤怒,现在太子病了,昏迷不醒,他们竟然要他家水月去帮忙,简直是做梦!

把自家媳妇抱在怀里,四阿哥面带笑容,沉沉睡去,一夜无梦,心情好的不得了。

第二日一大早,靳水月醒来时,四阿哥已经没人影儿,不用想也知道他上朝去了。

她听说别人家的妻子在丈夫出门时,都会帮忙整理衣物,送丈夫出门,今儿个她本来也想试一次,哪知道还是睡过头了。

“秒穗……。”轻轻转动了一下脖子,靳水月提高声音喊了一声。

“郡主……。”秒穗立即推门而入,快步跑到了床前。

古典淑女静静等待的那份唯美

“巧穗怎么样了?没事儿吧?”靳水月急声问道。

昨儿个回来后,靳水月太累,所以很早就休息了,但她也没有忘记巧穗,还吩咐管家去请大夫来呢。

“请郡主放心,巧穗好的很,活蹦乱跳的,刚刚还跑去帮桃珍她们打水呢。”秒穗笑着说道。

“那就好。”靳水月闻言点了点头,打了个哈欠,本想躺回去歇息一会才起身的,哪知道秒穗却冲着外头喊道:“来人啦,传话下去,就说咱们福晋已经醒了,请两位太医进来吧。”

“是。”外头的小丫鬟立即应了一声,连忙去传话了。

“叫太医来做什么?”靳水月一脸错愕的看着秒穗,好端端的,她干嘛把太医请来了。

“郡主,这可不是奴婢的意思,是四爷的吩咐,太医已经来了,奴婢一会再和您细说,您现在配合就成。”秒穗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纱帘,这才让梅珍把两位太医请来了。

这两位太医,秒穗并不陌生,特别是其中那位许太医,上次她家郡主在去热河行宫的路上被侧福晋李氏毒害,就是这许太医留下医治的呢,当时她家主子也给了不少赏赐,从那以后,只要是靳水月这边去太医院请人,许太医回回都会跟着来。

“两位太医好。”秒穗看着进来的两人,轻轻福了福身后,神色有些凝重道:“两位太医,我们福晋这几日食不知味,总是嗜睡,请两位太医帮忙瞧瞧吧。”秒穗看着两人,十分急切的说道。

“是。”许太医闻言连忙点了点头,从药箱里拿出诊脉的小垫子了。

秒穗拿了一个枕头,放在了床前靠床头的位置,将自家主子的手轻轻拉了出来。

靳水月真不知道四阿哥是什么意思,竟然请了两个太医来给她诊脉,不过既然她家四爷这么做,肯定是有理由的,只是没有告诉她而已,甚至可以说是没有来得及告诉她,因为秒穗显然是知道的,应该是她家四爷交代秒穗告诉自己,只是现在来不及了。

“我们福晋怎么样了?”秒穗看着正在给自家主子诊脉的许太医,上前低声问道,眼中还闪过意思莫名的情绪。

“请容老夫再斟酌斟酌。”许太医有些无奈了,他们这些太医,伺候的都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一群人,可是……大家伙的脾气都不是很好呢。

“有什么好斟酌的,我们四爷说了,福晋这些日子一点儿力气都没有,晨起还觉得十分恶心,一看便是有了身孕,你们可得好好把把脉。”秒穗大声说道。

她这话倒是没有把太医们吓到,倒是把靳水月吓得够呛,她一下子缩回了手,就要坐起身来问个究竟,却被秒穗给轻轻挡住了。

“福晋,奴婢知道您这会子有些心神不宁的,您放心,二位太医都在,不会有事儿的。”秒穗柔声说道。

靳水月真想问问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四阿哥就觉得她有身孕了呢?还让太医来瞧,如此兴师动众,实在是让靳水月惊讶,也想不通。

耐着性子,靳水月又伸出了手,由两位太医轮流把脉。

“启禀四福晋,臣等仔细把脉了,福晋您身子无碍,也未曾有孕,至于您嗜睡、又浑身乏力,依臣等之见,福晋应该是轻微中暑了。”许太医一脸认真的说道。

“知道了,多谢两位太医,秒穗,送太医们出去。”靳水月松了一口气,对秒穗说道。

“是,两位大人请随奴婢来。”秒穗笑着将两人请了出去,然后就直奔正院后头的寝房,向自家主子老实交代了。

“这么说……一切都是四爷安排的了,他不想我去救太子,真是太好了,把这些人打发了好,也省的我花费功夫去拒绝。”靳水月笑眯眯的说道。

“太子殿下差点要了巧穗的命,还威胁郡主您,也活该有这样的报应,主子您才不会去救呢。”秒穗有些愤怒的说道。

“回答正确,他的死活与我无关,不说这些让人不痛快的事儿了,既然咱们四爷给我‘告假’了,那我今儿个也不必进宫去了,你吩咐下去,让百花园那边送些新鲜的玫瑰花瓣过来,等用了早膳后,咱们几个一块做点玫瑰蜜糖。”靳水月今儿个是不打算出门了,就在府里呆着,哪儿也不去。

“是。”秒穗闻言连忙点头,立即去准备了。

最后,都到了晚上,她才从奴才们那儿听说太子已经醒来了,并无性命之忧,只是染上了风寒,要将养一阵子了。

“都这个时辰了,四爷怎么还没回来?”巧穗看着站在院子里往外望去的自家主子,一时有些心急的她,轻轻碰了碰秒穗,低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秒穗闻言轻轻摇了摇头,心里升起了一股子不好的预感。

她家四爷可是个顾家的男人,对她们家郡主更是宠爱有加,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和郡主在一起,如今两人如胶似漆的,四爷不应该在外面留恋才对,更何况苏培盛和小六子也没有让人传话回来,还真是让人着急呢。

靳水月不知道自己已经往院子门口看了多少次了,可四阿哥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在她面前,渐渐的,她心里都有一股子怒气了。

都快夜深了,他尚未归家不说,连个信儿也不让人带回来,实在是太过分了。

靳水月生气后,又有些担心了,毕竟她家四爷一直以来都是个靠谱的男人啊,难不成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就在靳水月有些忍不住,想让鄂辉带着侍卫们去打听打听时,小六子跌跌撞撞跑进了院子。

“福晋……福晋……。”

“是,小六子,四爷呢?”靳水月连忙问道。

“爷在后头,马上就到了。”小六子深吸一口气说道,不过眼中那一丝慌乱之色,却让靳水月心中升起了不详的预感。

几乎是下意识的,靳水月撒开腿往外跑去,才到了正院门口,就看见四阿哥带着苏培盛过来了。

“特意来接我的!”四阿哥看着靳水月,脸上满是笑容。

靳水月冲过去拉着四阿哥的手,左看看右看看,确定他没事儿后,终于放心了。

“担心我?”四阿哥看着自家媳妇,只觉得心里一股暖流涌出,流向四肢五骸,那种感觉无法言喻。

“谁担心你了?”靳水月却嘴硬不肯承认了,她一边拉着四阿哥进去,一边问道:“今儿个去哪儿了?也不叫人回来说一声。”

“咱们家丫头生气了。”四阿哥见靳水月板着脸,便低声笑了起来,解释道:“皇阿玛让我留下陪他老人家用膳、下棋,所以晚了些。”

“福晋,都是奴才不好,原本应该传信回府的,奴才看万岁爷和咱们爷下棋,看傻了,给忘记了,请贝勒爷和福晋责罚。”苏培盛一脸自责的说道。

“真的?”靳水月看着四阿哥,脸上满是挪揄之色,她轻轻捶了捶四阿哥的背,本来只是一番亲昵的动作,哪知道四阿哥却浑身一颤,身子不受控制蜷缩了一下,脸上的汗水也出来了?

怎么会这样?靳水月傻眼了,她没有用力啊,他怎么就好像很痛苦呢?

“你……你是不是受伤了?”靳水月看着四阿哥,声音都在颤抖,脸上也满是焦急和心疼。

“没有,只是有点……。”四阿哥想要解释。

“脱衣裳我看。”靳水月打断了他,一脸坚定的说道。成人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