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19.app

2020年8月14日 未分类

  认真讲究季节,对于大汉朝廷来说非常重要。

  农耕的事情是非常重要,如果没有食物,就算你训练出强大的战士,也没有办法发挥作用。

  对大汉来说,他四周的住民,也没有办法提供大汉的士兵足够的食物。

  从来只有贫穷的人能够抢劫富有的人,没有听说富有的人能够从贫穷的人那里抢到什么值回票价的东西。

  如果有的话,那也是这个穷人,祖上可能是富人,藏了什么具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这些东西在大草原和大汉的对比,或者是大汉跟四周文化落后,接近野人形态生活的政权来比较,往往他们每打一次仗,都是赔本的,没有办法从战争中收获有价值的东西。

  对钱汝君来说,带着火枪部队前往南方,季节也非常的重要。

  大汉时期的南方,并不是后世的南方瘴疠之气,仍然无所不在,一直到宋朝南方的瘴疠之气也没有办法排除,更不用说在这个时期,动物比人类还多,基本上南方算是一个极度荒凉的世界。

  各种疾病,还有已经灭绝的药草还在这个地方快活的生活着。

  带着这一千多个人,钱汝君还想要让这些人能够帮他收集一些东西,不过她们收集的效果估计没有金麦城和学堂岛的学生,那种收集的效果,不过不同的环境就有不同的动植物。

  而且,训练出来的人,钱汝君不想让他们病死或者战死。

  就算他们把同样的东西重复收集一次,其实也无所谓,在南越国所拥有的动植物实在太多了,每个人只要收集五十种,就算去除重复的也能够弄来几百种,这已经是大丰收了。

   清纯校花蕾丝白裙长裙唯美写真

  钱汝君认为最好的开战时候是冬天。

  至少冬天能够让南越国的生物沉寂一点,因为这些生物并不是人类的敌人,人类的敌人永远是人类。

  钱汝君不是来这里屠杀物种的。

  从北方到南方,对于北方的人,他会比较能够适应这个地方的气温,因为对他们来说这里是温暖的。

  可是对于住在南越的人,他会觉得他住的地方是非常很冷的。冷热之间的感觉要发生转换,必须有一段时间。

  钱汝君觉得在这个时间到达之前,南越国的战争大概就可以结束了。比较麻烦的事,把手都打下来之后,还要花时间清除四周的余孽,因为在这个时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把领土里每一个地方都打理完毕,大汉真正的困难点就是在整理这些人。

  这些人,就像生存在大汉的野人,大汉的朝廷,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管他们,除非他们对大汉人民的生活发生祸患。

  南越境内的这样的人比例比大汉更多。

  趁把南越打下来的时候,把这些人收拾干净是最好的方式,比起等大汉的官员,慢慢把这些人收服用军队的力量把这些人全部打下来,把这些人定位为叛贼,让他们换个地方住,是改变他们生活形态的最好方法。

  当然,钱汝君的想法不能够给别人知道。

  她只是在脑袋里面思考着可行性。

  至于,到时候有什么需要转变,可以视时候的转变,何况打仗这种东西,钱汝君其实非常不愿意,看各种流血流汗的镜头,钱汝君知道在前线,薄庆在盯着南越国,到前线去,完全可以把军队的指挥权拜托给薄庆,只不过钱汝君必须掌握每一个军人的去向,因为钱汝君答应皇帝他们手上的每一把枪,都会有最适合的用途。

  不会流失到其他,不应该有的地方。

  至于钱汝君认为别人没有办法模仿学习一事,皇帝刘恒把自己手上拿到的那把枪拿给少府研究之后,少府在一个月之后跟皇帝回应道:“臣有罪,臣无法仿制成功。”

  得到了这个回答,皇帝就知道,钱汝君没有骗他。

  少府的工匠既然说,他们没有能力以整体的力量完工,那么在这个时候,就没有其他人有这个资格和力量完成这件事。

  对于这种状况,皇帝反而觉得安心下来。

  从钱汝君,这么不想把这些武器拿出来,看起来钱汝君似乎有一些隐情。

  所以皇帝刘恒问钱汝君为什么不肯把这个技术传给少府,难道真的是因为皇帝的安全吗?

  在某些时候,钱汝君或许会骗皇帝,因为她觉得说这些话比较不会得罪人,但是皇帝问的话钱汝君不在乎得不得罪人,钱汝君说的是她真实的想法。

  “我不想要造成环境的污染,当天空变成黑色,我就成为大汉的罪人。”

  说实在话,钱汝君的想法,皇帝刘恒不是非常理解,他看了外面洁净的天空,实在没有办法理解钱汝君所说的环境污染是什么。

  “以前孟子曾经说过,斧斤以时入山林,林木不可胜用也。其实这是在警告人们,你们应该可以注意到,我们可以用的山林越来越少了。父皇可以注意到长安左近的森林,由于很多的房子的建设建设在这里,很多的树木也就消失了,除了上林苑附近,大片的森林消失的结果,会让很多的水土流失。

  若不是钱汝君带来一个叫做水泥屋的房子,更多的树木会被砍伐掉。

  何况盖房子本身就是侵占了树林的空间。如果父皇去调查农田土地的肥沃度,就可以注意到,当森林消失之后,这附近的土地肥沃度也将会逐渐下降,因为每当下雨的时候,营养的成分就会顺着水流之下去。

  而水在向下流动的时候同时会把它两侧的沙石卷入。

  当然,侵蚀也有好处,可以提金麦城带来很多的泥沙。但是带来泥沙的过程,会替河流两岸带来许多的变化,这些变化有些是好的,但是更多的是对人民的危害。”

  “女儿,我觉得你的眼光似乎不是看在现代,而是看到无穷远后,所以你总是有许多的忧愁。

  这样的智者应该是在朝廷里。”

  “眼光看得太深远,不见得会受朝廷的欢迎。冬日也快到了,利用这段时间,我再帮他们多训练一下,顺便也准备一些物资。毕竟这段时间都全力在打造枪支,子弹有点不够,何况他们在练习的时候就会消耗非常多的子弹,如果没有子弹可以替补,等于他们拿的是一个棍子,拿的是不容易被摧毁的烧火棍罢了。”

  “冬天啊,一个月之后,我就能够等到你们出发的消息了吧?在这之前,能够让他们在我面前演武吗?这一次我要的是正式的训练,而不是打靶的练习。”

  “儿臣谨遵父王之命。演武的地点可有指定地点?”钱汝君问道。

  “就在上林苑吧!朕也好请二十四关内侯在长安附近的全部列席。要让他们提早有一些心理准备,武器正在转变。”

  “其实父皇不需要如此的忧心,除非儿臣愿意把这个技术传出去,附近的国家没有一个国家能拥有如此绝世的武器,或许,如果其他国家有如此绝世的武器,也是我们大汉传出去的。所以只要我们大汉保证不把这个东西拿出来用,其他人就不会想到这样东西。”

  钱汝君想到,其实中国有三大发明,火药,指南车,还有算盘。

  也就是说如果大汉没有拿出火药世界的火药的出现,还要晚更多年,要知道当时蒙元寨的时候,蒙古人的火药可是来自于大宋,他们带着这么粗浅的火药去,到当时骑士黑暗时代的之后可以说是直接把他们的城堡炸开,武器才进入到了一个新的时代。

  “不过父皇枪支虽然不能够传出去,算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但是训练的军队绝对不是只有枪支,这一个东西是秘密武器,整个军事训练的方式,都非常有可取之处,可以让那些关内侯好好的学习,或许他们会觉得我们还没有上过战场,只是纸上谈兵,甚至我们把南越国打下之后,他们也会有同样的看法,所以儿臣请求我们不带烧火棍,单凭战阵,打败他们所率领的军队。”

  “你想要有军队对垒,但是你们的火药一旦对到人可你有办法给对方留下活命的机会。”

  “微臣并不想要让他们受伤,所以我们的战争里面并不加上枪支纯粹是用枪支的取代物,一根木棍拿在手上,当然对方也不能够使用战马,因为我们的枪支部队全部是步兵南方并不是适合骑马的地方。

  所以我们并没有训练我们的士兵骑马,当然如果父皇认为有必要,我就训练他们去骑马,那样子,他们才能够替父皇远征漠外,其实除了匈奴之外,还有更遥远的世界,更多的野蛮族群,在这个时代要说不野蛮的那么只有极西的一个地方。他们有文明的火花,在另外一个半岛上面有接近我们的文明,不过在未来,他们没有太大的进化中就会灭亡在极西的国家里面。

  极西的国家,他的成长非常的缓慢,但是当他们掌握了工业革命之后,他们的进步速度会非常变得非常的快。”

  钱汝君说的话逐渐变得像梦呓一般,她的这样的说法其实是要警告皇帝,但是她又不想太过清醒的警告,这样会让他觉得这是钱汝君自己的看法。

  钱汝君突然想到,皇帝似乎是给他一个神女的名字。

  太久没有利用神女的权利,这个时候钱汝君忍不住引用了一下,毕竟往后的事情,大部分的时候,钱汝君是不能说的,但是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又不能说,实在是非常痛苦的事情。

  在这个时候,钱汝君就可以假装她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把所有的秘密都透露了出去。

  至于这些钱汝君提出的警告,他们能够听进多少钱汝君也随他们,毕竟很多的事情,其实在之后会不会发生已经不一定了大汉的路线已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在他走之前,或许他会把部分的工业告诉大汉让大汉走的脚步变得更快,大汉在这个时代还没有开始完全看不起工匠,虽然工匠的地位很低。

  但是大汉却比任何一个时代更注重工匠的能力,因为在这个时代,除了读书,就是工匠具有一般人所没有的能力。

  把工匠的地位降得很低,或许就是因为读书人有一种警惕感。

  相遇对于读书人,工匠它传播的速度没有这么快,而且也不愿意把自己的能力传播出去,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读书人不断的扩展自己,甚至遇到聪明的人就把他拉到自己这边。

  可以说是由于工匠的封闭式手,让他们的地位高不起来,要不然如果工匠具有非常广阔迅速传达的能力,甚至拥有一个学堂,能够把它的力量非常快速的传达出去,就能够在这个世界占有一个强力的地盘,他们虽然不懂得文字,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能够吸取别的读书人的能力。

  如果工匠很早的时候就能够获得读书的能力,并且能够把自己的力量传播出去,那么他们的力量将成为朝廷最主要的力量,因为他们是能够做实际上的事情的,而,在朝廷的工作里面,大部分就是要做实际的事情。

  钱汝君胡言乱语,说了非常多的话,很多对大汉皇帝,还有大汉官员来说,都是匪夷所思的话,在这个时候,皇帝让人拿来一叠纸,拼命地记录钱汝君所说的话,他觉得钱汝君说的话,当他醒来的时候,它可能就不记得了,但是这些话虽然皇帝现在不是非常能够理解,但是他觉得每一句话都会非常的重要,甚至影响到大汉的未来的发展方向。

  所以他急切的另身边所有的人展开记录。

  钱汝君说了很多,除了没有说二十一世纪的事情之外,很多事情都把她记得的事情说了一遍,要知道她现在记得的事情可比当初她在二十一世纪活的时候多,因为她得到的是电纸书,电纸书,拥有的是非常多的学问。

  虽然这些说给钱汝君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看,但是钱汝君每天都会读一点,并不是全部只有读变来的小说。

  所以钱汝君,现在整体的知识量已经是非常高了。

  钱汝君讲了整整一个时辰的话,就假装晕了过去,狠狠的睡了一觉。

  ☆、第八六〇章 对战

  钱汝君将对战的消息对受训的新兵宣布。

  大汉时代的军人跟后期的军人是不同的。这个时候即使是军事演习也是真枪实弹的,会死人,会杀人。

  只不过,钱汝君已经把战争的难度降低了很多,至少钱汝君要对方不能够骑马,而新兵自己不能够拿枪,这都是双方最强大的武力。

  也就是说,他们的战争并没有那么轻易说说笑笑的表演给大家看就可以了。

  在后世,这种军演大部分都是一种演习,只是要表现出不乱,至于流血,流汗流泪,不但不能够发生甚至如果有士兵不小心受伤,身为领导者,还要被人家批评。

  大汉的皇帝胆子就大多了,没有人可以批评他,就算是死人的家长,也没有资格批评皇帝,因为当兵发生伤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样的心理深入每一个人的心。

  钱汝君当然不希望她好不容易训练出来的这一千多个人受伤,甚至钱汝君希望她们这一千多个人能够带来对方的创伤。

  最好不要死人,不过让他们见血是必要的,所以模拟对战已经是伤亡率最低的一种战场了。

  事实上,钱汝君所拥有的军队不只是一千人,所有训练的人总共有二千个人,因为大家都非常的积极,所以受训的成果非常的良好,有一千九百多个人有资格上战场。

  最后能够拿到枪的只有一千多个人,这一千多个人不能够死,一旦死了之后,他们的宝贝枪就会成为别的使用者的,而且在受训的时候,他们即使不死,也有可能会失去枪支的使用权。

  因为在随时他们都还是在跟后面几千人作比较,一旦落后就有可能失去枪支,这是钱汝君保证这个军队动力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长期没有握有枪支,会使他们的战斗能力下降。

  毕竟枪支必须每天训练,熟悉使用,所以这些人还是能够在练习的时候分配枪支,并且熟悉枪支的保养,只不过练习完之后他们能不能够在抱着他们的枪支,只能够枪支被没收。

  要真正的对战,钱汝君手上的这些人手根本不够,最主要的教官虽然能够训练新兵的能力,并且统一他们的思想,并且在这一个月以来,他提升了教官的基本能力,但是战斗这种东西考虑的还有战场的判断,在这一千多个人里面,钱汝君选拔了十几个有正常判断能力的人,提拔出来当小队官,并且给予洗脑,由他们来领导队伍不过他们这些人都是没有经验的人在未来。

  在真正面对战场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出的状况有很多,最主要的就是没有经验,经验是非常重要的,有成功或失败的经验的时候,人们在下次遇到同样的状况的时候就会做出比较好的判断。

  至少比起第一次判断的失败率就低了许多。

  幸好钱汝君手边有很多面对过非常多困难的战斗的人,就是学堂岛学生,当然女生不太适合出现在大汉的军队里面,但是钱汝君手边的人可不止女生,还有非常多的男生存在,而这些人,钱汝君是打算把他们混到军队里。

  不过用学堂岛学生来取代一这一千个新兵,被取代的人一定会非常的不甘心。

  而且在这次重要的训练里面,他们就会缺少了训练,何况这样的战斗只有一次,差了这一次的训练,以后他们的军队之路将越走,偏差越远,不得不说这一千个人,占有非常大的先机。

  可是这种大规模的战争,钱汝君是可以多争取几次,但是如果多争取几次,这个军队的战斗力,就会形成大汉军队的警惕,如果只有一次大汉军队会默默的舔着自己的伤口,想着自己到底有什么失误的地方,或者是他们胜利的时候,如同以往一样的耀武扬威,毕竟每一场胜利都能够替自己与的军队贴上不死的金牌。

  每个参与战斗的人都会跃跃欲试,这就是大汉的军队,大汉的人,包含钱汝君手上的新兵,虽然他们知道自己要面对的军队会有多么的强大,但是他们却愿意去挑战这些强大,因为他们知道他们一旦挑战成功,对他们来说,他们就会获得新生。

  大汉的骑兵不多,大部分的人是步兵,但是勋贵手下的骑兵却是不少,因为为了增强自己手下的兵力,所以他们会努力的替皇帝收取马,并且装备自己的军队。

  当然他们自己的军队也不能够算是他们自己的军队,是属于大汉王国的军队,只不过是归他控管。

  这几年以来,钱汝君不断的养马,并且把马书送给大汉的皇帝,事实上这些马,当然不可能由大汉皇帝亲自来操控,都必须分配给属下来替他打仗。

  毕竟真正上马打仗,皇帝出征的时候也不可能走在最前面,能够这样的皇帝很少,除了一些开国皇帝,最有名的就是明成祖。

  但是这个时代,明成祖还没有出现,至于遥远的部落时代,是不是有领导人,起码出征估计会比较多,不过当国家越来越大,人的层次差别越来越大的时候,国家领导人在也不适合出征,因为换一个国家领导人对一个国家的影响其实非常的大,因为政策不可能一样,所有的政策改变对于国家来说就是一种动荡。

  如果是同一个皇帝,他的政策最起码有一惯性,他会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并且应该先做什么,后做什么。

  所以任何一个朝代,都希望自己的皇帝能够当个二十几年,不希望他活太长,也不希望他活太短,太长的话,是因为人年纪大了都会变得昏庸,只有年轻并且拥有一定的毅力与想法,之后才能更好的管这个国家。

  可惜由于皇帝传承的方式,想要维持皇帝的水准,实在是太难了,大部分的情况之下,皇帝都会有权力偏弱的情形,这时候很多大臣就会慢慢的发现自己似乎拥有权力,比皇帝拥有权力,更能够稳定朝政。

  想要让大军令行禁止,必须有指挥的东西在大汉时代,指挥的东西最好的有两种,一个就是能够发出声音的乐器,例如大鼓,例如喇叭之类的东西,鼓声催人前进,鸣金让人退后收兵。

  军队手上的旗帜,常常有那招展大旗,军队的旗帜的前进,后退以及摆动都带有一定的意义,等棋手可不能够随时让自己的棋子垂下来,也不能够让自己的棋子随时会动,他的手必须稳定在必须挥动的时候,一直挥动。

  所以掌旗手的体力有时候必须比一般的人还来得强大。

  为了让一千个学生都能够上场所以钱汝君特别请求皇上让她学堂岛学生,能够在前面指挥。

  学堂岛的学生至今还没有到服军役的年龄,看起来特别的年轻。

  可是他们的脸庞也特别的坚毅,皇帝刘恒看到这样的人,大为欣赏,特地跟他们交流。

  皇帝刘恒发现他们的内涵非常的丰富他恨不得把这些人招揽过来,但是这些人却是只听钱汝君的话,让他觉得非常的遗憾。

  好像天下才智之士,都聚集在钱汝君的手上,他身为皇帝,反正没有办法获得这些人的服从,不得不说这事让他觉得很遗憾,甚至有些嫉妒钱汝君。

  但是皇帝之所以是皇帝,就是能够清楚知道什么东西是他可以拿的,什么东西是他不能够拿的,因为有些东西关系到人性,人的忠心其实不是绝对的,因为皇帝时常可以破坏别人的忠心。

  “将军,我们可以攻击他们的旗吗?”

  在战场上攻击旗手本正常的事情,因为攻击旗手可以混乱对方的指挥。

  战场上对指挥以及混乱对方的指挥,本来就是正常的事情。

  正常上,彼此的厮杀反而是最为末端的事情,只有在服从指挥的情况之下,他们投入厮杀才是目的,目的性的厮杀能够获得,比他们智商更多得利益。

  这位将军没有回答的他的话而是看向皇帝刘恒,他相信皇帝刘恒也能够听到这个人的问话,基本上这个人的讲话声音很大,这也是他安排的。

  他必须在战场上得到所有有利的条件,再怎么样看不起对方也必须做出做最完整的准备。

  皇帝听到了他的话,但是没有做出回答,而是看着钱汝君,皇帝刘恒可不希望他心里的宝贝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挫折。

  这时候由于他们没有真正上过战场,所以皇帝也不知道他们的实力,要知道最强的军队不见得能够在遇到所有的兵种的时候都获得胜利。

  每个军种都有最适合发挥他们实力的时刻,只有把他们摆在最正确的位置,才能够获得最大的胜利,皇帝就是大汉最大的大将军,每一个大汉的高层人士都对战争有一定的了解,不是真的,一眼抹黑的状况,更何况皇帝本身之前就镇守在代国。

  代国就在大汉的前线,时常有匈奴人侵袭进来,在匈奴人有侵袭进来的时候,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再把匈奴人赶出去这段时间就是代国最艰苦的时刻。

  所以皇帝刘恒并不是没有见过战阵,他不是一个最好的将军,但是他是一个最好的皇帝。

  更何况他跟着几个大将军征服到匈奴的土地时,已经发挥出最好的配合作用。

  钱汝君当然不用等皇帝开口问,看皇帝刘恒的眼神,朝向自己的时候,钱汝君就主动说道:

  “控旗者也是战场参与者,既然是参与者当然就可以攻击,至于我以及皇上,我们可不是参与者。你们如果向我们出手,就别怪我们身边的护卫也跟着出手了。”

  “公主,我们自然不会向大汉皇室挑战,这等于是找死的事情。我们可没有这么傻。”

  “好了,这没有什么好吵的,你们双方都准备好了吗?如果准备好了,朕就准备说开始了。”

  “父皇不如投个东西当着彩礼发,谁抢到了就能够当最后的胜利者。要不然大家专注的怎么样弄伤对方,都是大汉子民,皇上看到难道不心疼吗?

  虽然我们有办法保全我们自己的人,但是我们也不想要伤害父皇的子民,所以我们的战争在一定时刻能够把皇帝的彩礼保持到最后,以这种方式来决定获胜如何?”

  “这个方式不错,总比到最后数数有几个人受伤来的好,你认为这个意见如何?”

  “微臣也赞成这个意见,毕竟我们把对方弄伤太多,他们没有办法去攻打南越国,可会怪罪我们,到时候由我们负责攻打南越国,他们可要,说我们抢了他们的军功。”

  其实这个将军一点都不想带人攻打南越国,最主要的是攻打南越国的军队,有太多生病死亡的事情,甚至一万个人的部队,最后回来两三千个人的事情都时常发生。对北方人来说,南方就是死亡之地。

  他并不畏惧战争,但是他畏惧这种莫名其妙的死亡,这种死亡并没有分贵贱。这是他最害怕的。

  毕竟在遇到强力敌人的时候,由于他尊贵的身份,他甚至可以拥有比较多的保护者,可是在疾病面前,这些保护完全没有用。

  但是在这个场合,他却不得不用这样的话来讽刺钱汝君,他觉得钱汝君有信心攻打南越国,估计是钱汝君在医疗上特别有方法,他可听过淳于意曾经长时间在金麦城逗留,教导钱汝君的手下。

  所以对战的将军相信,钱汝君一定有对付疾病的方法,难怪钱汝君敢到南方去,薄庆到南方去之后,他身边损失了非常多的人,就连他自己都得病过两次,差点一命呜呼,要不是钱汝君得到消息紧急送去医药,薄庆可能已经让钱汝君当寡妇了。

  虽然钱汝君不是很介意当寡妇,但是想到大汉的规则,没有孩子的寡妇,似乎也没有什么独身的权利。在钱汝君的记忆中,很多寡妇公主还是被皇帝命令再出嫁了。xy19.app